自殺衝動-續集

 

之前寫了一篇淺談死亡與自殺,從某一個角度(親人自殺)切入,談到被留下來的人該怎麼自處。

今天因緣際會聊起這個話題,所以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這件事。既然是續集,就是跟上一篇有關聯,請點連結自行閱讀上一篇後再繼續來看這篇,會比較清楚。

由於我小學四年級就在思考、執行自殺這件事,很多人不把小孩子的行為舉止當真,不可否認事隔多年我也有點把自己兒時的舉動當成某種亂整的下場。(人腦就是這麼奇妙,會忽略很多事實,從結果來推論起因等等)

所以當後來我二十二歲時,父親自殺的事件引發了我痛苦與尊敬的感受(因為自己也想死,結果爸爸成功了。這當然是很幼稚的視角),我卻沒有太意外,反而非常能夠同理他(看上一篇),剩下的就是自己的傷心與遺憾要處理。

這在占星能量上,當然是非常太陽的一段旅程,父親代表我們星盤中的太陽,而自殺就像是拔掉電源線,可能是電腦當機無法繼續運作、也可能有妥善關機之後才拔掉電源線。每個自殺的個案都有自己獨特的層次。

小學的我,由於系統當機,各種格格不入與地球大環境的痛苦磁場,無法正常運作、無法調閱資料庫、無法開啟重組程式等,讓我執行了小朋友式的割腕、思考跳樓、看完全自殺手冊(後來真的有這一本書,日本人寫得),就想要拔掉電源線,以為這樣可以重新開機,現在真是一百個幸好,因為那種粗暴的作法重新開機可能會回到更粗暴的時間線上(輪迴=時間不是線性而是迴圈),幸好我因為身體更怕痛而撐住了(因為刀子不夠利XD切下去立刻很痛還沒辦法瞬間死掉,超過小孩子的我能容忍的範圍)

自殺的念頭一直都在我內部徘徊不去、誘惑著我。很像是一款高級糖果,總是縈繞在我心頭,遇到現實世界的各種當機,那顆糖就會發出香味、在腦海中閃過讓人難以抗拒的圖像,大多會與自由意志、解脫自由、我至少還有這個選擇這些感受相關。其實就是一種狗急跳牆的本能反應,乍看之下違反所有生物的生存本能,但由於腦部受到寄生蟲(靈性小我或是粒線體,看你喜歡哪種說法)感染,死亡=重開機的設定,透過多生多世的輪迴寫得很深,掉下去其實不意外。

後來父母離異,父親離開我身邊,太陽的位置被上帝接手,我就比較少興起自殺的衝動,就算摔到谷底,也有上帝在那裡等我(XD小時候的我在這一點上非常的兒童,非要痛到最高點的時候,才會轉向祂求助)很快的我生命中出現了愛的電池,我媽為了安慰我買了一隻狗給我、沒多久之後我撿到我生命中最愛的三花貓,對牠們負起養育照顧的責任,是讓我轉移注意力的主因。(焦點從如何自殺轉到如何忍過去不能自殺XD)

由於牠們給予我地球上最高品質的愛的能量,讓我得以喘息了幾年,為了回報牠們的愛,也讓我開始想解決其他動物受苦的大環境議題(這一切都與我個人能量天線有關,我從小就受到香肉店、流浪動物的刺激,因為無力拯救牠們而非常想死),這當然也是靈性小我的騙局,因為大環境議題向來不是一人之力可以解決的,引發無力感之後就是悲痛想自殺的循環再起。

後來牠們雙雙得了癌症痛苦離世,終於讓我到達徹底絕望的谷底。那三年是我立定志向活著受苦的靈魂暗夜,當然後來也迫使我走向無可避免的靈性道途,現在回頭看,都覺得像是上輩子的事,但也不過十二年前。

那三年日日夜夜都在自殺的邊緣掙扎,但是那個活著受苦的搞笑念頭,卻意外的讓我開始走上內在修行的道路;因為痛苦如此劇烈,被強制分裂的感受(所愛被死亡帶離、自己卻還活著),每天看著其他人事物依舊存在、世界依舊運轉,但是自己最重要的那部分卻【被奪走】,那種感受我想很多人都經歷過。

現在看這個斷裂的過程,我知道是小我的分裂感第一次強烈到從我內在斷開,這當然是件好事,無論當下的我多想死、或是以為自己每天眼睛睜開都是一種折磨,這過程都是某一隻小我死亡的過程,幸好我那時候無知到可以,不曉得後面還有千千萬萬隻小我在排隊等著XD

所以後面這幾年,我就一路不停的死亡、不停地蛻變,到現在已經成為另外一種生物了。

直到看了傑德麥肯納的書,我才明白這過程其實就是一種靈性上的自我開戰;翻譯了黑月占星學,我才明白這就是一段又一段黑月行運的下訪地獄的旅程。

其實這些才是人生的真相,就一如傑德在書中所言,每個人都該思考自殺這件事,讓我來換句話說:我們都該思考一下自己把小我殺死這件事。

當然小我是殺不死的,除非你把物理身體毀掉(大部分人都只能做到這點),然而下次回來重開機的時候就得帶著這個強制毀掉的印記加上還沒做好的功課,狀況絕對只會更難弄,就像開一台會漏油的汽車上路一樣。

所以物理性的自殺,是用一時的痛快,爽到靈性小我(加重loading可以從更爛更慘的起跑點再玩一次)。目前的我對那種小爽快已經無感了。

靈性上的自殺,則是我非常鼓勵的,讓那個想死的念頭鋪天蓋地的來,然後正面的擁抱它。歡迎它去死,祝福它並且送它上路。不要害怕靈性小我的死亡,因為後面還有很多隻,玩不完的。

這當然需要一些工具、一些祈禱與依靠。

所以平常沒事就多讀書吧,不要只靠網路文章斷章取義的東西來填補靈性的黑洞,因為靈魂暗夜來的時候,也只能用殘篇斷簡的能量,像是在暴風雨中只有一截斷掉的樹枝,是撐不住任何人的。

在好日子時儲存一點智慧的能量,才能面對壞日子的驚滔駭浪。

想要自殺的時候,想一下到底是誰想死。你以為是你自己,但真的是你嗎?除了環境,親人朋友的低潮也可能會在不自覺的情況下感染到你;

你覺得自己的情況除了一死之外沒有別條路可走嗎?路是人走出來的,鬼沒辦法走喔。鬼只能用飄的。換句話說,物理性死亡解決不了任何問題,會有一時的痛快,無論你以為能讓活著的人後悔、還是能讓別人改變,都是阿飄邏輯(換句話說,你可能被騙了),鬼從來沒辦法改變任何東西,更別說是改變活人了。死了就像放個屁一樣,很快就會消散在活人的世界裡,大家絲毫不會被動搖。這就是活人的威力XD

死亡只會讓當事人重新開機而已,換句話說,損傷的還是你自己,下回同樣的痛苦會更劇烈,因為你回去之後會不甘心自己被騙,口味會越吃越重XD

如果你只是在猶豫擺盪,建議找正統的心理諮商師而非鬼鬼神神的各式靈療,本地的靈療由於門檻太低,通來更低頻的東西只是加重你的烏雲罩頂而已。

無法花錢找諮商師的人,請善用各種社會資源,健保的身心科、家醫科都可以提供某些幫助(當然去大醫院請當作去殯儀館一樣事後自行鼠尾草海鹽淨化一下)。圖書館的免費書籍、網路上台大教授的免費影片(非政黨色彩的那些),甚至是強迫自己去看喜劇、強迫自己去鐵人三項(讓外在身體的痛苦來呼應你的內在痛苦)

尊重是需要力量才作得到的,所以慢慢來吧,對自己溫柔一點沒有壞處的。覺得內在的自己軟弱不堪?覺得自己的痛苦絕望很可恥不敢告訴別人?覺得自己像一座孤島不被人需要?覺得自己的醜惡沒人能接受?

你猜怎麼著?大家都一樣。

哈哈,小我就愛覺得自己好獨特、自己的痛苦好無人能理解、自己好悲劇英雄。真的,我們都曾這麼想過,人類五千多年的歷史,就是在這些痛苦中浸泡漂流、在這些分裂巨浪中粉身碎骨又聚合重來。

所以你感受到的可能有一半真的是你的,另外一半是人類集體的。讀一讀約瑟夫坎伯的神話學、讀一讀肯恩威爾伯的萬法簡史,給自己緩慢鋪陳的時間,人總是要死的,然而死得適得其所,或是死得平靜安詳,又或是死得像個笑話,都操之在己。

笑話也不錯啦,只要你甘心就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光行者

astrolog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