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1).png

學生問起我是如何做到把課程維持在某個地方、讓大家不至於偏移;以及她要如何將這個應用在自己的道途上。

我很喜歡學生問問題,尤其是經過學生自己苦思之後提出來的問題,因為這樣就能到達老師與學生最好的【教學相長】的境界。(有另外一種問題就是為了踢館、挑戰=幫老師考試的亂問問題,那就是彼此不適合的明訊)

於是我回頭去爬梳我自己的過程,我從小就很愛看書,也很愛占星,可惜過去文化沙漠,資料很少也沒有什麼學習管道。

2006(隱約)開始正式的拜師學占星,一個契機之下從韓良露的課程開始,上完立刻發現老師與我無法共鳴,於是退回自學(繼續等待、看書),直到2008年底投入魯道夫老師的線上課程領略到現代心理占星的脈絡與神話學啟發的行星語言關鍵字系統,同期在台大遇到許多學養豐富的中文系老師,尤其是陳志信老師在先秦兩漢跟符碼操作的融會貫通,他透過自己走到道途上的經驗分享(在課堂上跟我們聊起他如何在一片樹林間串聯起龐大的知識系統);然後蔡壁名老師帶領活靈活現的莊子課程當中【道樞】的詮釋,我頓時領受到眾多老師們的多年內功灌溉,開始一窺萬事相連的宇宙網絡。

繼續在學習以及真理之火熊熊燃燒的吸引下前進,受惠於胡因夢老師在靈性上的修持,除了胡老師推廣的占星課程、也去了身體療癒工作坊。開始踏上排毒、淨化肉體上的毒素與化學汙染(同時間還要應付龐大黑暗能量猛烈密集的攻擊),不停的病倒爬起、病倒爬起(我都笑稱自己是打不死的蟑螂),同時更有幸在占星同學韓沁林投入占星專業書籍翻譯的工作,讀到演化占星的書籍;做了幾年的靈性文章轉貼義工,直到2013才真的把靈性方面資訊跟占星串聯成為一個完整的系統。

2011開始做諮商、2012開始教學,教學隔年才完整了整套知識體系,2013年完成了占星揚升指南的後半部;2016才把占星揚升指南前半部補完。

在回答她的問題時,我沒有如此詳細敘述,只是把過程簡略的從2006開始拜師到2013完成。七年的時間,從一站到下一站來比喻求道的某個階段。我的學習曲線很漫長、辛苦;因為2012之前的能量場不利於任何創造與光亮的能力,背景場不支持、於是就像在泥濘之路上長途跋涉。所以我在思考【占星道】的時候,我會想著我要如何減少大家學習的痛苦、如何用最省力、最不痛苦的方式,領著大家過河,那條河是無知的集體意識之河,非常湍急兇猛。

由於那條集體意識之河鼓勵的是不思考、填鴨、被動的奴隸教育,屬於前2012(克里昂說未來歷史學家會形容是人類的野蠻時代)的黑暗能量大雜燴。

所以從2012開始教學時,那條小木橋(占星課程)我也是換了又換好幾次。增加紋路(教具)、增加扶手(社團),就是要讓大家能夠更有勇氣的過河。

這個過河只是其中一站,過河之後又開始下一段旅程。(就是俗話說的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不是每個人都需要當老師,很多人過了河之後就繼續往前走,道途永無止盡、太多可供探索的風光。

只是我的內在召喚讓我無法棄眾人而去(這可能就是水瓶座的太陽月亮在發揮能量),加上我緩慢的學習曲線、不太聰明的頭腦,固定星座強勢的能量讓我即使青黃不接也要做下去、沒錢沒資源沒後援的背景更想要為其他與我有同樣狀況的人搭建小木橋、有幸的話領著他們過橋。

回到問題上:如何做到把課程維持在某個地方、讓大家不至於偏移?

前提就是自己先到;透過自己的親身經歷,去搭建知識框架與磨利思考能力(透過實際教學與諮商),才有可能將課程維持在簡單可供學習的地方,一如那條小木橋,看似簡單直線卻不容易,因為湍急兇猛惡水就在腳下。

要如何將這個應用在自己的道途上?

只能耐心前進、走得更遠。累積的時候就盡情吸收學習的養分、到站的時候自然就會知道自己要開始進入下一個階段往下一站前進。

這就是我前面囉哩八縮寫了那麼長的原因,我分享我的道途細節、過程;只是想讓大家看到沒有什麼事情是能夠速成的。

高度專注力以及需要時間讓自己持續練習,是任何道途的唯一通則。

刻意練習一書也強調要帶著覺知、做出挑戰自己舒適圈的難度更高練習;如果回頭去看我的部落格就會看到我從一開始排斥當老師,到現在安住於這個標籤的過程。這就是我的刻意練習。

道途就是一場刻意練習的旅程。簡單的把我的回答跟大家分享,祝福大家都在自己的道途上,走得更遠。

 

宇宙星流

宇宙星流FB專頁

占星活動與服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trology2010 的頭像
astrology2010

光行者

astrolog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