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藝術師

八月是日月食的季節,七號我們迎接水瓶十五度月偏食、二十一號則是獅子二十八度五十三分的日全食。

古人形容日月食的自然現象為天狗吃月、或是龍吞噬太陽月亮等;在星象上觀測與人類的關聯上,也往往與國家(或政治領袖等)運勢連結,影響的是下半年甚至是接下來一整年的集體能量。

在個人層面的影響就細微的多,要觀察日月食落在自己個人星盤上的哪兩個宮位,影響的是那組相對宮位代表的軸線議題。

星象其實沒有大家想像的神秘,星象就像是我們每天看新聞播報的氣象,差別在所影響的層面;雖然同樣都會影響地面人類的生活,氣象影響的是日常活動的安全輕鬆順利與否、宇宙星象影響的是內在層面的激昂震盪困難與否。

內在受到星象影響、就會透過外在事件(甚至是天氣狀態)呈現出來呼應的情境。

了解星象的好處在於,永遠不用急急忙忙、匆匆趕路。

不了解星象的好處在於,永遠都可以急急忙忙、滾輪跑個不停。

兩邊都很好。地球上需要有匆忙的人當作背景,也需要悠閒的人當作對照組。

當人可以活在一種自然的韻律與秩序之中,了解何時適合全速前進、何時適合緩慢甚至靜止一下,就是活在時間之外的時間藝術家。

好的農夫知道強迫種子在冬天成長是徒勞無功的。自然有其規律與節奏,每件事都有開始、努力成長、開花結果與消散調養的階段;不是被時間追著走,而是走在自然的律動之中。強迫小樹苗結出果實?就是被時間追著走,認為萬事萬物甚至是其他人都要配合你的時間與計畫?結果不是揠苗助長就是搞得自己心煩意亂。

每個人對於日月食能引發的現象有不同的看法;月食(滿月時刻)日食(新月時刻),能量從飽滿焦慮到消散,當光源被遮蔽,探照燈短暫的減弱,過去活躍的陰影就可能趁隙逃脫出來,好處是我們得以釋放那些老舊的鬼魂,然而覺察力不夠就可能再透過事件重現,在現實生活中與鬼魂再次交手。(這鬼魂是自己過往的積習執念、飽滿的慣性模式)

在這次南交點月偏食到北交點日全食這段期間,正是能量蓄積的時期,直到日全食(其實就是新月),結束的同時也就是一個全新開始。換句話說,若過去狀態(月亮)阻擋了未來的目標(太陽),就讓我們觀察哪些過去狀態要釋放、而哪些未來目標需要調整?因為日蝕可能代表著我們仰望的目標/對象/理想被遮蔽或是消失,然而會消失的目標不也代表我們放錯焦點嗎?

幾分鐘的日食能夠造成這樣的影響?日食則是強烈的天體事件,如果是日全食發生的地區(根據經緯度,每次發生的地區不同),根據體驗過日全食的人說,能在白天瞬間變成黑夜幾分鐘,再恢復成白天;這是多麼奇妙的物理現實體驗?帶來驚奇、震驚或是震撼的體驗。

無論是現實中多麼震驚的體驗,我們最終會發現自己似乎又回到了所謂日常生活的軌道上,但是內在彷彿有某些東西被永遠改變了,腳步可能變得輕盈、或是變得成熟自信。也可能是另外一種狀態;就看自己在這過程中多有覺察力、對自己又有多少控制力了。

不用對每年都發生的日月食有太多恐懼與擔憂,最重要的是透過觀察星象與觀察自己生命是如何在這些時間點前後產生轉變。

試著不要當一個外行的農夫,強迫事情發生或不發生。尊重每個種子的時序、尊重能量的自然流動。

這一年半的週期,都會著重在獅子水瓶的軸線上。即使北交點獅子要求我們展現自我與發光,也有南交水瓶的能量在督促著我們不要忘記每個個體都能對集體貢獻一己之力。當一顆閃亮的星、也別忘了宇宙中有億萬顆星星同時在閃耀光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光行者

astrolog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