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能量場

昨天寫完那篇更新之後,異常難睡。

所以繼續來談本地沒禮貌的能量場,活著的每一天都會與很多人能量場交會,只要自我界線夠健康,頂多就是沾染一點集體的情緒,不至於有太大的問題。因為人人都有自己要忙碌的所謂靈魂目標,不太會有空理會交集的眾人,只會專注於自己的目標對象上。

然而還有別的層面,有一層與我們特近,據說是星光界,就是所謂鬼鬼神神那層,我個人簡稱他們為沒禮貌的能量場。

很多讚賞星光界的人覺得這是一份禮物、是一個很棒的靈感來源、是一條捷徑、修行的道路什麼,那你趕快把這篇文章關掉,省得你心情不好。

依照我多年來密集的與它們打交道(是因為我缺乏靈性知識與常識、以及有病的體質與亂開的天線)的感覺,我感受到的恰好與上面相反。

想要走這條路去修行的人,鐵定是玩得很開心的,因為這整圈都是依據的小我想望打造出來的階級、層次、二元對立(神與鬼、上帝與魔鬼巴拉巴拉巴拉),還有光與愛,黑暗與陰謀;善良外星人與蜥蜴小灰人。層次之多,故事之豐富;保證人人有升級的快感與對號入座的喜悅。

本地的就是比較在地的各層神明、各種不同宗教的靠山,反正大家只要沾過一點靈性相關的聚會,都聽過很多法號、尊稱、名相一堆。

都很好,我敬而遠之。我向來尊重大家的智慧財產權,我自己是寫小說的,我知道智慧財產權很敏感、很重要,所以我抱持著很尊重的想法,大家玩得開心點就好。

但是本地的能量場,往往沒有【尊重】兩字。隨興亂入的程度與次數,實在多到讓我傻眼的地步,我後來找到是我自己有一個病態至極的靈性小我,想要到處沾染,搞得我身體烏煙瘴氣、奄奄一息。

所以我沒有責怪星光界的狂X亂舞,我知道是我自己體質與天線出很大的問題。於是我加強鍛鍊、絲毫不手軟。

去年我開始與孩童同住一屋簷下,小孩的能量場也是頗之敞開,常常看到他夜半鬼哭神號的狀況,老一輩會說帶去收驚,殊不知去收驚的場合會帶回更多沒禮貌亂吸附能量的東西一堆。

當然我們也可以說是小孩自己愛去沾染這些東西,搞得自己每天夜哭被嚇醒,但是這合理嗎?(就留待各位自己去思考了)

我只能就我自身的經驗來分享,我過去那七八年的靈療的故事讓我隨便舉幾個飄過我心頭來跟大家分享看看:

我跟朋友去海邊,結果帶回某個嬰兒的靈;搞到我病了好幾天,沒有,他跟我非親非故無冤無仇,只是我那隻雞婆自以為能幫助什麼。

我在公司被主管能量攻擊、對著我罵,結果是辦公室有動物靈;

我跟朋友出去喝茶,結果他工作上遇到某個靈纏住他,也能過渡到我身上;

我朋友來我家跟他朋友講電話,結果我也能馬上胸口痛一陣能量攻擊;

換句話說,我走在路上沿路就像收垃圾一樣,帶一大堆根本不相關的靈,讓它們吸附我的能量,讓我身體不堪負荷的臥病在床。

注意,這維持了好幾年;我有沒有懷疑、抵抗?當然有,我每次都問說這些干我什麼事?請不要以為我上面的故事是誇飾法,沒有,上面舉得例子都是比較簡短好形容的,故事性太長的我此刻沒力氣詳述(也記不住太多)

不管是我自己那隻靈性小我愛吃屎還是我的真我虛弱無力,隨便都能讓外在能量黏附吸食我的能量;都是一個個很瞎的故事。

我幾乎沒有哪一次不是因為臥病在床幾天,拔罐、食療、補充品都無效之後去找靈療解決我的能量干擾的問題。

現在有沒有這種狀況?我想偶爾還是會有的,比如昨晚;但是我有沒有鳥它?我回贈自己的就是健身房的加強鍛鍊。

再寫下去又太長了,只是延續昨天那篇文章的能量,讓大家知道白鼠尾草是非常重要的一種家庭常備能量清潔植物,煙燻法可以除蟲、也能除星光界沒禮貌的能量。

創作者介紹

光行者

astrolog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